网络体育投注十大平台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English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IE浏览器下载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浏览器下载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IE浏览器下载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浏览器下载

网站首页
【深圳商报】抗疫前线:万米高空上的“守护”之旅
审核:宣传科    点击数:198    发布时间:2020-02-04    字号: 放大 缩小

        2月1日,根据外交部、中国民航局安排,南航执行包机航班前往泰国普吉,接回滞留在当地的湖北籍旅客返回武汉。航班号为CZ3001的南航包机13:31从广州白云机场起飞,此次接回的旅客均为此前赴2吉旅游的湖北籍团队或自由行旅客,共89人(包括3名婴儿旅客)。包机于16:49落地普吉,从普吉直飞武汉,最终到达武汉的时间是23点,全部乘客下飞机已是第二天凌晨2点。

        执行这趟包机医疗保障是省人民医院呼吸科主任吴健以及全科病区护长何斌斌,他们俩一早接到任务,在院方的支持安排下,一小时内备齐所有医疗物资赶到机场随机赴泰国去接武汉同胞回家,为他们提供医疗保障。

        万米高空之上,在接近10个小时的漫长时间里,他们开启了平常人无法体验的守护之旅。

        何斌斌自述:     
        2月1号凌晨我刚转运完病人到达医院,许护长就来电话说接到一个紧急任务,问我能不能执行。我没有问是什么任务就答应了,因为非常时期,那么晚来电话要执行的任务一定很重要也很必要。简要了解了任务内容后,我连夜准备物资清单。

        第二天一早,我正在参加交班,就接到电话到保健办集合。集合后进一步明确了任务内容、了解到我的任务搭档——吴主任以及稍微具体一些的信息,同时也得知我们将在约40分钟后出发去机场,而此时我们的物资还完全没有配备。于是按照精简后的清单,我赶紧去总务借来两个应急背包。因为来不及去医院各部门申领物资,我就回到自己科室将我们转运用的防护物资紧急整理和装包,然后赶紧带上证件和医疗药品设备等到车队集中出发,全程一路小跑。

        在去机场的路上,我们才有空询问我们下一步的任务联系人和联系方式,在联系下一步对接的同事,也抽空跟老婆大人发了一条微信,很简单“我出发去机场”,她也支持得干脆利索,只回复了一个字——“好”。

        去到机场,我们找到联系人,一边集结队伍(还有3名随行记者和12名机组成员),一边赶紧办理登记和出境手续。在登机过程中,因为登机物品限制,我们的消毒酒精没能带上飞机,快速手消毒液也从6瓶缩减到了4瓶。

        登上飞机,我们就开始商量接下来任务的执行计划,明确信息、机舱分区、工作人员防护和消毒措施、旅客登机程序和登机要求等等。

        在计划的信息发出给到对方后,利用短暂的空余时间闭目养神、养精蓄锐,为接下来任务中可能应对的各种情况积攒能量,而脑袋却不太配合——不停地在模拟流程的推进、可能出现的问题和应对的方法等。

        在离降落普吉岛机场还有约40分钟时,我们开始准备穿戴个人防护物品,因为人比较多,空间比较狭小,我们只能分批穿戴。这时才发现记者除了登机前一直带着的口罩,没有任何的防护设施,于是立即决定将我们自己的防护物资分予他们,以做好必要的防护。

        飞机落地后,中国驻泰方的大使、泰方的相关人员和南航工作人员已经早早在机舱外的廊桥中等候,经过简要的沟通后得知,我们原先制定的在空旷之处、乘客从后舱门登机的要求无法执行。

        我们马上根据现有的条件赶紧修改计划,改由前舱门入;调整飞机配餐在候机厅发放和食用;打开登机廊桥的一扇门尽量保持通风;写好双份的登机乘客身份识别编号并交由大使在候机厅按顺序黏贴;摆放好测量登记体温、脱去口罩、快速手消毒和更换口罩的场景设置和物品等。这时,等待的旅客情绪有些激动,我又随着工作人员到候机厅的登机口用广播进行了简短的情绪安抚,并向大家进行了简要的流程介绍和登机配合注意事项。

        这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已经明显感觉到我的呼吸已经急促、两条腿感觉到有汗水在顺着裤子和大腿在往下流,防水鞋里面已经有很多水,面对廊桥外的阳光和普吉岛30+度的气温,我已经无心再去欣赏,只是觉得我就像在蒸锅里一样。然后旅客按照顺序排队检测登机,当我执行到第十几位位乘客时,我已经觉得我快要受不了了,我开始感受到我那一百四五的心跳,感受到随着我每一次呼吸N95口罩的张合,感受着那热到已经无力出汗的毛孔。我于是在脑子里一遍一遍的警醒自己,要坚持、要加油、要心静!而这时候觉得每一个乘客登机所用的时间都是那么长。

        为了分散注意力,我开始改变工作的方法来进行刺激,从每名乘客测量体温后直接进入下一步到提前给下一个乘客测量体温并等待,从每次测量1名乘客的体温到每次测量2个。我开始慢慢的来回走动,利用每一秒弯腰的机会休息,默数每一名乘客的编号、计算进度。当进入到第50名乘客时,我开始找时间依靠在廊桥的支撑架上,让自己尽可能的减少每一卡路里能量的消耗;我开始尽可能让每一丝空气透过严实的N95进入到我的气道;我觉得我的心跳已经上升到160以上了,这时候的支撑只有依靠精神的坚持和必须完成任务的信念了。就这样一直坚持着,在度秒如时中看到编号到了80,感觉胜利就在眼前。终于全部测量完成,旅客全部登机,我能感受到的只有闷热,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于是选择脱去了防护服外的围裙。

        完成合影后,我们登上飞机,关闭舱门。这时候我想做的只有坐在座位上、靠着,让快速手消毒液喷洒在我的防护服上,从而感受到一些凉意,连眼睛都不想去眨动。

        慢慢的体力恢复了一些,呼吸和温度觉得都降下来了,我也睡着了。突然惊醒后,感受到全身就像刚穿着洗手衣从泳池里出来一样,哪哪都是湿的,贴在身上感觉冰凉,但防护服却怎么也没敢脱,也没有条件去脱,就这样一直裹着毛毯。距离降落武汉机场还有1个多小时,我们接到地面指示,需要再次对所有乘客测量体温。测完登记汇报给地面后就快到武汉了。到了武汉已经是深夜11点多了,而原本的计划,这个时间应该已经到广州了。这时候觉得全身都是透心凉,浑身都是泡在水里一样。下完乘客已经是新一天的快2点了。

        在回广州的时候,我们都选择了脱下防护服。在脱去洗手衣的时候发现它依然能够拧出水来,连底裤都是滴水的。脱去已经很舒服,而穿上干爽的洗手衣时,那是我感受到过的最温暖时刻之一,感觉到生活依然美好!又觉得内心又有再次出发的能量在迸发!相信疫情也终将被战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