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体育投注十大平台

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English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IE浏览器下载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浏览器下载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IE浏览器下载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其它浏览器下载

网站首页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发表吴一龙教授最新研究成果:EGFR耐药后cMET异常治疗新发现
审核:宣传科    点击数:690    发布时间:2020-06-15    字号: 放大 缩小

         2020年5月29日,我院吴一龙教授领衔的“吉非替尼联合cMET抑制剂(Tepotinib)克服EGFR非小细胞肺癌(NSCLC)耐药后出现cMET过表达或扩增”的研究结果,在全球专家尤其是中国专家的努力下,在线发表于国际著名杂志柳叶刀的系列杂志之一:《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影响因子22.9)。

        该研究是一项开放的、Ib/II期、多中心的随机对照临床研究(INSIGHT研究)。共有来自中国、韩国、新加坡、日本和马来西亚国家的6家研究中心参与,248例患者筛查、Ib期入组18例、II期入组55例。Ib期中,患者口服Tepotinib(300mg或500mg)联合吉非替尼250mg,每日一次。II期中,入组患者随机分配至Tepotinib联合吉非替尼组或标准含铂双药化疗组。主要终点为无进展生存期(PFS),次要终点为总生存期(OS)及安全性。

        研究结果显示,EGFR耐药后出现cMET扩增(拷贝数≥5或MET/CEP7≥2)的NSCLC患者,使用吉非替尼联合Tepotinib,中位无进展生存期(mPFS)16.6个月,中位生存期(mOS)长达37.3个月,远高于化疗组的4.2个月(mPFS)和13.1个月(mOS)。在免疫组化强阳性(IHC3+)患者中,双靶向治疗组的mPFS和mOS分别为8.3个月和37.3个月,同样高于化疗组的4.4个月和17.9个月。更有意思的发现是,可先用免疫组化这种简单便宜的方法进行初筛,而后用FISH来进一步确认合适的患者。

        对于EGFR突变的,一代靶向治疗耐药机制最常见为T790M突变和MET扩增。针对T790M突变,目前已有三代靶向药奥希替尼。而针对MET扩增,鲜有报道。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领域仅有的两篇文章,均由中国团队领先完成,上一项研究同样是由吴一龙教授领衔,2018年发表在国际顶级杂志《Journal of Oncology》(影响因子26.3)。而这一次,专家们梅开二度,再次为EGFR耐药后c-MET扩增提供了新的治疗策略。此次杂志配发的评论中,西班牙Rosell教授认为,这项研究堪称cMET研究上的一个里程碑!

广东省肺癌研究所 王涵敏、周嘉莹